您的位置:首页 >> 新三板 >> 文章正文

研究|中国茶叶同控股股东关系或撇不清零人供应商成立次年交易逾千万元

加入日期:2021-4-7 0:35:56

  申博太阳城(www.huzhuba.net)2021-4-7 0:35:56讯:

《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闻君/作者 知雷 映蔚 洪力/风控

《茶经》有云“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中国是茶的故乡、茶文化发祥地。而且,茶是世界三大饮品之一,饮茶人口超过20亿。而近年来随着电子商务的兴起,许多茶企纷纷入驻电商平台,茶叶线上销售日益火爆。截至2019年,中国茶叶线上市场规模达到235亿元,相较于2018年增长了14.6%。

在此背景下,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茶叶”)此番上市背后或存诸多问题待解。2018年,其净利润出现负增长,到了2019年其营收增速放缓,且市场占有率却不足1%,研发费用率持续低于同行均值,未来如何进一步开拓市场?尚未可知。不仅如此,中国茶叶上千万元采购额背后,惊现“零人”供应商,且该供应商成立次年即“入围”中国茶叶前五大供应商,交易真实性或受“拷问”。另外,中国茶叶曾与其控股股东电话及邮箱或“重叠”,人事实上,中国茶叶现独立性“疑团”不止于此,中国茶叶及其子公司与控股股东孙公司或存“牵扯”,涉嫌经营混淆。

一、营收增速放缓,市占率不足1%

2019年,中国茶叶的营业收入增速放缓。

据中国茶叶签署日期为2021年2月5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国茶叶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29亿元、14.9亿元、16.34亿元、7.71亿元;同期,中国茶叶净利润分别为1.84亿元、1.45亿元、1.66亿元、0.83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统计分析,2018-2019年,中国茶叶的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21.28%、9.62%,中国茶叶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1.18%、14.47%。

不难看出,2019年,中国茶叶的营业收入增速下降了近12个百分点。

不仅如此,2017-2018年,中国茶叶对销售费用率低于同行均值。

据招股书,中国茶叶的同行业可比公司分别为天福(开曼)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福”)、龙润茶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润茶”)、谢裕大茶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谢裕大”)、浙江茶乾坤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茶乾坤”)、黄山王光熙松萝茶业股份公司(以下简称“松萝茶业”)、安徽省抱儿钟秀茶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抱儿钟秀”)、福建清铧茶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铧股份”)、美灵宝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灵宝”)、云南龙生茶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生茶叶”)、普洱澜沧古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澜沧古茶”)。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国茶叶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4.89%、14.51%、15.57%、11.34%;同期,上述10家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4.54%、13.96%、19.05%、21.6%。

另外,中国茶叶净现比连年低于1。

据招股书,2017-2019年,中国茶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541.28万元、3,540.85万元、9,287.36万元,同期,中国茶叶净利润分别为1.84亿元、1.45亿元、1.66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统计分析,2017-2019年,中国茶叶的净现比分别为0.14、0.24、0.56。

不仅净现比连年远低于1,中国茶叶市场占有率或不足1%。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国茶叶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29亿元、14.9亿元、16.34亿元、7.71亿元。

据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引援自中国茶叶流通协会数据,2019年,中国茶叶国内销售总额为2,739.5亿元。

经《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若市场占有率按照营业收入表示,则2019年,中国茶叶营业收入占全国茶叶销售总额的比重为0.6%。

而细分来看,据招股书援引中国茶叶流通协会数据,2019年各茶类国内市场销售量中,绿茶销售量为121.42万吨,占比60%;黑茶销售量为31.86万吨,占比15.6%;红茶销售量为22.6万吨,占比11.2%;乌龙茶销售量为21.63万吨,占比10.7%,白茶销售量为4.22万吨,占比2.1%;黄茶销售量为0.83万吨,占比0.4%。

据招股书,2019年,中国茶叶乌龙茶的销量为6,508.87吨,普洱茶的销量为1,679.19吨,花茶的销量为4,695.94吨,红茶的销量为3,820.51吨,六堡茶的销量为958.28吨,白茶的销量为347.43吨,黑茶的销量为1,278.63吨,绿茶的销量为2,801.94吨。

据招股书,茶叶可以分为绿茶、白茶、黄茶、乌龙茶、红茶、黑茶六大基本茶类和再加工茶。其中,黑茶主要分为云南黑茶(普洱茶等)、湖南黑茶(安化黑茶等)、四川黑茶(雅安藏茶)、湖北黑茶(蒲圻老青茶等)、广西黑茶(六堡茶等)。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统计分析,若市场占有率以销量表示,即2019年,中国茶叶乌龙茶、黑茶、红茶、白茶、绿茶的销量占全国同类茶叶销量的比例或分别为3.01%、1.23%、1.69%、0.82%、0.23%。

此外,从茶叶总产量来看,2018-2019年,中国茶叶的总产量在全国茶叶总产量均不足1%。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国茶叶的产量分别为1.54万吨、1.85万吨、1.92万吨、1.02万吨。

据招股书援引中国茶叶委员会数据,2018-2019年,中国的茶叶总产量分别为261.6万吨、279.34万吨。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统计分析,若市占率以产量表示,2018-2019年,中国茶叶的茶叶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比例分别为0.71%、0.69%,呈下降趋势。

也就是说,2019年,中国茶叶营收增速放缓的背后,其以营收、销量、产量表示的市场占有率均不足1%,未来将如何提升其市场竞争力?尚待考量。

二、研发费用率不足1.5%,且持续“落后”于同行均值

不仅如此,近年来,中国茶叶研发费用率均“落后”于同行均值。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国茶叶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695.22万元、1,881.42万元、2,337.57万元、1,117.93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38%、1.26%、1.43%、1.45%。

且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国茶叶的研发技术人员共282人,占其员工总人数的比例为12.56%。

对比同行业可比公司,2018年年报及2019年年年报,中国茶叶研发费用率持续低于行业均值。

据抱儿钟秀2018-2019年年报,2017-2019年,抱儿钟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03.8万元、341.57万元、322.48万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05%、5.98%、4.77%。

据茶乾坤2018年年报及2019年年报,2017-2019年,茶乾坤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89.89万元、341.9万元、322.55万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5%、4.01%、2.73%。

据龙生茶业2018年年报及2019年年报,2017-2019年,龙生茶业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5.14万元、25.02万元、23.85万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0.35%、0.41%、0.39%。

据美灵宝2018年年报及2019年年报,2017-2019年,美灵宝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50.45万元、309万元、439.62万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0.96%、1.39%、2.56%。

据清铧股份2018年年报及2019年年报,2017-2019年,清铧股份的研发费用均为0元。

据松萝茶业2018年年报及2019年年报,2017-2019年,松萝茶业的研发费用分别为59.83万元、198.26万元、586.57万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41%、0.98%、3.35%。

据谢裕大2018年年报及2019年年报,2017-2019年,谢裕大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75.44万元、778.81万元、772.58万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82%、4.02%、3.66%。

据澜沧古茶签署日期为2020年12月10日招股书,2017-2019年,澜沧古茶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10.5万元、384.21万元、301.08万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0.84%、1.28%、0.79%。

由于香港上市公司龙润茶与天福未披露其研发费用情况,因此在比较同行业可比公司的研发费用率时,将龙润茶与天福剔除。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统计分析,2017-2019年,上述8家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1.74%、2.26%、2.28%。

可以看出,中国茶叶研发费用率持续低于同行。而另一方面,中国茶叶与“零人”供应商的交易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三、“零人”供应商成立次年入围前五供应商,逾2千万元交易额真实性存疑

在茶叶原料的供应商的选择上,中国茶叶称,其建立了严格的原料采购管理制度,会对原料供应商进行严格的审核、开发与选择,从品质、价格、交货及时性、供货条件及其资信等方面综合考核评估供应商。

然而,中国茶叶撑起千万元采购额的供应商或为“零人”公司,交易真实性存疑。

据招股书,2018-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广西云桂茶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云桂”)均向中国茶叶提供六堡茶原料。其中2019年,广西云桂为中国茶叶的第五大供应商,中国茶叶向其采购金额为2,662.72万元,占中国茶叶当期营业成本的比例为2.78%。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广西云桂成立日期为2018年5月14日。2018-2019年,广西云桂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且公开信息显示,广西云桂的股东为黄永德、贺维权,两人并无其他控股公司。

也就是说,广西云桂成立当年即与中国茶叶合作,次年即成为中国茶叶的第五大供应商,交易额超2千万元。

实际上,中国茶叶的供应商中或系“零人”公司的,不止广西云桂。

另外,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武夷山市北岩岩茶精制厂(以下简称“北岩岩茶”)均向中国茶叶提供乌龙茶原料,其中,2017年,北岩岩茶为中国茶叶第四大供应商,中国茶叶向其采购金额为2,553.85万元,占当期营业成本的比例为3.44%。

需要指出的是,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7月31日的重大采购合同中,北岩岩茶与中茶夏门签署了框架协议,预计金额(参考2019年采购数据)在1,000万元及以上,合同期限为2020年7月2日至2020年12月31日。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北岩岩茶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公开信息,北岩岩茶的股东为朱秀云、吴宗燕,各持股50%。除了北岩岩茶外,朱秀云并无其他控股公司;吴宗燕还持有福建武夷山北岩茶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岩茶业”)50%的股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北岩茶业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由上述情形表明,中国茶叶的前五大供应商中惊现“零人”公司,其中一家“零人”供应商成立当年即合作,成立次年便“入围”中国茶业前五大供应商,合作当年撑起中国茶叶超2,000万元采购额,交易数据真实性或受“拷问”。

四、同控股股东及其子公司或存“牵扯”,涉嫌经营混淆

公司独立性缺失,是拟上市企业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被否决最多的因素之一,而中国茶叶的独立性或现“疑团”。

据招股书,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土畜”)持有中国茶叶40%的股份,为中国茶叶的发起人及控股股东。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的中国茶叶2019年年报,中国茶叶的企业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8号10层,企业联系电话为010-85018143,企业电子邮箱为xiaoye@cofco.com。

需指出的是,中国茶叶2019年年报2020年12月22日发生信息修改,修改前,中国茶叶的企业联系电话为85018052,企业邮箱为jianliu@cofco.com。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的中土畜2019年年报,中土畜的企业联系电话为85018052,企业邮箱为jianliu@cofco.com,中土畜的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8号。

据上交所发行上市条件及程序,企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主要条件中对于独立性的要求中,包括要求企业具有完整的业务体系和直接面向市场独立经营的能力。

而《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通过搜索地图软件发现,“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8号”是中粮福临门大厦,而招股书显示,中国茶叶向其实控人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承租物业办公,地址就在“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8号中粮福临门大厦10层”。

尽管地址在同一栋楼不影响中国茶叶的独立性,但在市场监督管理局2019年报修改信息前,中国茶叶是否曾在一段时期里与其控股股东中土畜电话及邮箱“重叠”?其中中国茶叶独立性几何?不得而知。

事实上,中国茶叶现独立性“疑团”不止一处,中国茶叶及其子公司与控股股东孙公司或存“牵扯”。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中国土产畜产云南茶叶进出口公司(以下简称“中土畜云南”)为中土畜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土畜资产”)的全资子公司,而中土畜资产为中土畜的全资子公司,即中土畜云南系中土畜的孙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中土畜云南的经营范围为经许可的茶叶、咖啡等商品的进出口、国内贸易业务以及茶叶的生产与加工。

而据招股书,中国茶叶的主营业务为各类茶叶及相关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可见,中土畜云南的经营范围中的“对经许可的茶叶的进出口、国内贸易业务以及茶叶的生产及加工业务”,或与中国茶叶的主营业务范围存在交叠。

除此之外,中国茶叶的子公司与中土畜的孙公司或曾在“同一层楼”办公。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年,中土畜云南的企业通信地址为昆明市官渡区春城路296号祥鹏航空大厦8楼。2018-2019年,中土畜云南的企业通信地址为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前兴路688号万达双塔(北塔)39楼。

据招股书,云南中茶茶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茶云南”)为中国茶叶的一级控股子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年,中茶云南的企业通信地址为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春城路296号祥鹏航空大厦7-8楼。2018-2019年,中茶云南的企业通信地址为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前兴路688号万达昆明双塔9栋(北塔)39楼3901-3912房间。

另外,据招股书,2017年1月1日-2020年3月31日,中土畜云南委托中茶云南进行管理服务。其中包括中茶云南为中土畜云南提供财务及业务管理、代发工资、缴纳社保、相关费用发放并处理离退休员工等管理服务。为规范公司运作,截至2020年3月31日,前述委托管理事项已全部停止。

可见,控股股东孙公司中土畜云南与中国茶叶子公司中茶云南不但在曾同一层楼办公,且历史上中茶云南为中土畜云南提供财务及业务管理、代发工资、缴纳社保等管理服务,双方是否曾经存“经营混淆”的嫌疑?尚未可知。

分享资本盛宴之际,中国茶叶上述问题或系冰山一角,此番上市或将迎来一场“大考”。

编辑: 来源: